钻小时i

魔道祖师-追凌同人-是风动?是心动。①

  兰溪村坐落于一座大山之下,人户虽零零散散但胜在数量多,看起来也不错,至少不会觉得孤单。

  山清水秀,景色宜人。

  蓝思追垂眸看了看傍边的树影,不知在思索什么。蓝景仪一路聒噪不停,却只引来金凌的皱眉,欧阳子真他们却觉得这样才热闹。

  好不容易才出一趟姑苏夜猎,要是还尊着那一套“不可高声喧哗/不可疾行”,那就没出来的必要了。

  “昨天那鬼东西可害我们白白损失了好几张缚仙网……损失惨重啊。”

  “是呀,我还差点被它咬了……还好思追救我。”

  “思追箭法又长进了。”

  “是呀……”

  ……

  虽然不是什么罕见的凶兽,但好歹是众少年齐心协力共同杀死的,在他们心里,这还是可以小小的骄傲一下的,说出去都可见着少年郎背又挺直几分。若是魏无羡在此,肯定失笑:果然是一群孩子。

  蓝景仪揉了揉酸痛的胳膊,叫嚷道:“我们赶紧找个人家歇歇脚吧!累死了!”

  闻言,其他正在玩笑的少年都觉得身上酸痛无比、累极饿极,都你拉我我拉你的各自组队去找歇脚地。

  少年郎脑子不会想的太多,从开始蓝思追就没有讲话,其他人都以为他累了就没有打扰他。

  除了金凌一开始就觉得蓝思追不对劲一直看着他外,就只有蓝景仪瞟了一眼蓝思追,眼睛一亮不知道想到了什么。

  其他人都离开原地前往村子询问人户可否借住,只剩下了蓝思追和一旁定着的金凌。

  当然,还不忘不远处草丛里藏着的蓝景仪和欧阳子真。

  要是问还有没有人,肯定没有啊。要是问有没有动物,那就只有金凌脚边坐着的异常安静的仙子了。

  蓝景仪OS:一人一狗,今天都有些不对劲。

  “喂,景仪,我们不是要去找借住地方么?你为什么拉我藏起来?”

  “嘘”蓝景仪竖起食指抵住唇,示意欧阳子真噤声。

  欧阳子真明了之后弱弱回了一句:“哦。”

  接着又抬眼看向远处的蓝思追和金凌,两个人一个侧着身子对着树,一个低着头面对着另一个人,那样子就像一个犯错的孩子等着被老师罚似的。

  那画面怎么看,怎么不对劲。

  “景仪,他们两个怎么了?”欧阳子真压低声音,生怕被耳力极好的蓝思追听到,却不想蓝景仪一个白眼丢过来。

  “你大声点会死啊?思追现在在想事情,没精力来听你讲什么。”

  “哦。”

  蓝景仪扒了扒挡住视线的草丛,嘴角一个神秘莫测的笑,道:“他们两个肯定有猫腻。”

  却说这边厢,蓝思追半天不动,金凌也是一样。两个人就如此诡异的僵持着。

  小半柱香后,蓝思追叹了口气,将手中的弓放地上,又抬手将背上背的箭放下来,并未取下佩剑。

  他转身看着离自己起码有七步左右远的金凌,向前走了几步,走到金凌面前,握住金凌没有拿东西的手腕,低声道:“跟我来。”

  言毕,直接将金凌向村落的相反方向拉去。

  金凌抬眼疑惑的望着他,这几天蓝思追像是有什么心事。一路上来话也没有几句,眉头紧锁,活生生一个含光君翻版。

  其他人不疑有他,毕竟蓝思追从小是含光君亲自教导,性格上有些相似也属常情。

  但是金凌不怎么想,因为上个月他向蓝思追说过几句话……

  那些话他憋心里好久了,总觉得不说心里不舒服,借着酒劲竹筒倒豆子之后,蓝思追好久没理他……

  金凌蔫蔫地回了兰陵,饭也不吃,人也不理。惹得江澄频频发脾气折磨手下。

  金凌本以为这次他们不会在一起夜猎,没想到蓝思追竟然还是写了信过来说要邀请他一起夜猎。

  他心里还是有那么一丝丝高兴的。

  可这高兴劲还没过,他就又愁了。

  要是蓝思追趁这个时候跟他来个什么“情断义绝”,那他不得愁死!早知道就不喝那什么天子笑了……

  金凌又喜又愁,不仅折腾了自己,连带着江澄也被他影响。

  江澄皱着眉看着眼前因为焦躁心烦而走来走去的金凌,低头看着食指上的紫电,眼神恍惚。

  金凌,是姐姐唯一的孩子。

  这几天夜猎,除了蓝思追和金凌,其他少年都是嘻嘻哈哈、打打闹闹的,而思追和如兰嘛,思追心里有事不说话,金凌因为思追不说话而烦闷憋屈也不说话,其他人也不觉得怎么样。

  金凌这些天心里一直有些忐忑。

  说实话,蓝思追这时候突然拉他走,莫不是有什么坏事要发生?

  但愿他不是个乌鸦嘴。

  金凌低下头,顺从地被蓝思追拉着走,仙子也是紧跟着主人的脚步。

  另一边,蓝景仪又示意欧阳子真一起随着追凌二人的步伐不紧不慢地跟着。

  金凌跟着蓝思追走了没一会,他只知道现在离村落是只远不近了。

  两人眼前是一块宽大石头,石头表面不怎么平滑,但胜在干净,四周石子路皆是细小石子,突然出现这么大一块石头其实并不奇怪,应该是哪个好心人故意摆在路边供行人歇息用的。

  蓝思追用手摸了一下石面,确定没有什么脏东西会沾上来。见手还是干净的,蓝思追便放下心拉过金凌按他坐在石头上。仙子也在一旁温顺地趴下来。

  金凌任由蓝思追“操控”,但蓝思追让他坐下后没有坐上石头,而是在他面前直接蹲下来,与他四目相对。

  蓝景仪低声道:“这时候再看不出来点什么,就真的是瞎了。”

  欧阳子真道:“什么?”

  蓝景仪没有理他,专心致志地看着对面二人。

  蓝思追看着有些局促不安的金凌,想要出言安慰一下,奈何自己都比对方好不了多少,更不要提什么安慰对方了。

  两人一时心跳如擂鼓一般,周边温度只升不减,愣是要把金如兰小公子给烧起来。

  蓝思追终于稳定一些情绪,张口想叫金凌的名字,却没有叫出‘金凌’二字,而是“如……如兰,”金凌听到瞪大了眼睛,不可置信地看着他。

  蓝思追努力让自己假装没看到金凌眼底的惊讶,“平和”地道:“有件事,我思前想后,决定……”蓝思追视线垂落,看着兰陵金氏家纹,没有让金凌看到眼睛底的情绪。“决定告诉你。”

  仙子看着气氛有些奇怪的两个人,伸头咬住主人衣袖轻轻拉着,金凌方才如梦初醒,眨眨眼,他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!蓝思追叫他什么?“如兰”他的字!

  蓝思追这样叫自己,莫非他对自己也有意?那……

  诶不对,现在重点好像不是这个吧?

  金凌捋捋思绪,终于将之理清。

  彼时蓝思追眼睛抬起头,毫不掩饰地看向金凌,金凌努力按下悸动心弦,结结巴巴地说:“什……什么事?要……要到这……来说?”

  说完,金凌就想抽自己几巴掌,说几句话都不利索,你平时的嚣张劲儿呢?!